有机樵也

梦想是有一天能万粉!!就超开心!!

记不清了,好像是初三时候的

忘记有没有发过,随手补个

我结束了抑郁症

想到什么就说什么了,可能会有点逻辑混乱,感谢所有点开看,还有看完的大家,希望对大家有所帮助和启发


大家可能觉得我很擅长画画,但是我觉得我擅长的并不是画画,我的人生从没有画画一说,我只是在做一件事,就是把自己喜欢的东西搬到纸上。我没有练过什么技法,我引以为傲的也不是自己画画多么好,

而是 我是我见过的最善良最坚定最不去想结果如何的人,是这些造就了我,也造就了我画画。

我的童年很快乐,但我的父母并不开明并不真正懂得怎么教小孩儿,他们从小灌输给我100分,得第一,这种大部分人都在灌输的思想,教我不要把自己的想法技巧教给别人,不要把自己的事情乱和别人说以防被别人抓了把柄,幸运的是我从来没有听过家长的话,大人们夸我懂事不哭闹,学习好画画也好,是个天才,只有我知道我是最不听话的,现在想来也觉得不可思议,完美地避开了所有我不想要我不喜欢的品质。最令我自豪的不是得了三好学生一百分,是我从没听过家长的话。

我喜欢帮助别人,甚至有点圣母的过了头,但我还是非常喜欢这样的自己。看别人开心我也觉得开心,不写作业悄悄看别人喜欢的东西陪别人聊天,幼儿园时别人撞碎了我的眼镜片我第一想法是给别人道歉:对不起,你的父母可能要因为这个说你了,被小孩子们诬陷地上的纸是我扔的,被老师罚扫地时还顺手帮他们扫了扫床底,扫出来很多纸片,大家以为所有纸都是我扔的,忘记了这件事的结果如何,但我觉得很开心,我帮那些孩子扫出了他们床下的纸。初中时上课帮喜欢的人叠了100朵玫瑰送给ta的对象,都是我最开心的事!在网络上和别人相处,我好友满了,如果是我的话,加不到喜欢的太太会难过,我不想让别人难过,我开了会员,得到喜欢的太太的评论回复会开心,我就每条都回复,我想让大家都多开心一点。画画是唯一能让我有点私心的事,我只是怎么喜欢怎么画,从没想过自己画得是否好,画不好也不会不开心,不管画什么都很开心,托这点的福,我非常喜欢画画,也画出了一点结果,也有一些人喜欢我的画,我很开心。

初三的时候,开始有了转折,我去考前集训了,为了考央美附中,我第一次来到了这样的环境,我百般不适应,我自己也不明白为什么这么难受,当时我是这样认为的:我从没专业系统地学过画画,第一次为了考学而画画,从小被夸到大,在画画上有着绝对自信和单纯心性的我遇到了障碍,遇到了比我"画得好"的人,我得了抑郁症,也没有和父母说,因为他们是不会相信我的,能这样说的原因是我曾经做过尝试,请不让再说:你试一下不就好了  这样的话了,我父母认为:"小孩子家家的哪来那么多事",我就不明不白地一直忍着,我开始没有那么单纯了,不能活得清楚明白让我感到很痛苦,每呼吸一下都需要思考,在此就不多描述是怎样的难过了,因为我忘了,我是个健忘的人,我总是能忘掉令我难受的事,忘了说了,这也是我引以为傲的一点。

万幸,我考上了,又开始了新的变化,附中的教学并不是考前那种应试,而且变化丰富,课程种类繁多,连考前那种清晰明确的标准也没有,高一的时候抑郁症继续恶化了,经常画着画着就开始哭,挂画时候的等待是折磨,占位置是折磨,画不好更是折磨。

自考前开始,我就变成了一个我最不喜欢的注重结果的人。

以前的我是张白纸,但是颜色清晰明确,我只选择了我喜欢的颜色,整张纸看起来美极了。

现在的我也是一张白纸,但是接纳了所以色彩,最后变成一张肮脏的,看不清任何东西的纸。

从前,我的人生没有画画,只有喜欢表达

现在,画画变成了我的全部,喜怒哀乐都是为了画画,画不好会难过,画好了就开心,可这 画好,画不好 哪一次不是由于老师的一句话,附中变化丰富,老师也一样,有老师欣赏你有老师不欣赏你,高一的我陷入了挣扎中 。

高二了,长久的挣扎导致我完全丧失了判断力,不知道什么好什么坏,连这点也丧失了,看别人的都好,只有自己最差,(但其实不是这样的)只剩下了自卑。

高三了,与抑郁症斗争了三年的我终于战胜了它,写到这,我都忘记了我最开始想要说什么了,就是想说什么就说了,也没有什么特别想拿出来告诉大家的,能理解的想知道的,自然就会从字里行间读出来自己想要的



抑郁症的期间,我没有一次不每天都怀念着过去自己的状态,考前不懂自己为什么难受,现在我明白了,大概是生活状态的落差吧,我被迫成为了我最不想成为的人,被迫以我最不想的状态活着,我想明白了,我理解了,我恢复了,我不再抑郁了,我也明白了自己的天赋在哪儿,从拿起画笔的那一刻我就无比清楚自己该做什么,我从一开始看着的就不是结果,而是真真切切地体会着一路上的喜怒哀乐,并享受他们,我喜欢大家夸我脑洞大,而不是画得好,脑洞大的原因,大概就是这样养成的吧!

真的不必在开始时就仰望着结束。

感谢看到这里的大家!

希望迷茫,痛苦,挣扎在人生里的人们都能因为看了这个而有所好转,希望大家都能幸福,就是我最大的愿望啦!